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人才流失澳洲欲放宽移民大涨配额!最新提案:

作者:365竞猜 发布时间:2021-02-05 19:03 浏览次数:

  因为边境关闭加上配额减少,人口流失严重,澳洲的净移民甚至经历了75年来的首次负增长。

  而技术移民流失,造成的更为直接的影响就是,澳洲本土的劳动力不够了

  因此,在新冠大流行期间移民数量大幅下降后,政府正在考虑再次对技术移民敞开大门。

  根据媒体报道,澳洲将重新审视是否允许技术移民入境澳洲的这一问题,并寻求快速解决方案,帮助企业获得所需员工,并促进经济增长。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央行总裁Philip Lowe发表讲话,他明确表示,人口增长放缓将阻碍澳大利亚整体经济增长。

  人口增长放缓对我们的经济规模有直接影响,这意味着我们不会很快回到以前的趋势。

  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到2020年12月,有2,720人获得了永久性技术签证到达澳大利亚,而去年同期为34,770人。

  而内政部的数据显示,与前一年相比,2019-20财年年提交的技术签证流申请数量下降了约11%。

  委员会主席自由党议员Julian Leeser表示,委员会将首先关注一旦边界重新开放,是否有必要立即对移民计划做出改变,以帮助经济复苏,该报告将于3月中旬发布。

  Leeser先生认为,熟练的移民将引导人们创建企业,然后雇用澳大利亚人,从而进一步解决就业问题。

  全国雇主游说团体澳大利亚工商联合会(ACCI)对此表示同意,但要求在大流行之后对移民计划进行重大改变。

  虽然呼吁增长的是整体配额,但是这也释放出了一个信号:澳洲移民可能要开放了。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新财年配额公布的时候,只有技术移民配额被砍,所以如果整体配额增加,那么技术移民配额必然上涨。

  Jenny Lambert还说,已经通过其他雇主担保的技术移民签证在澳大利亚移民的人,应获得永久居留的途径,以填补其中一些名额。

  尽管我们的国际边界仍然封闭,但我们应尽一切努力支持这些移民,让他们把澳大利亚当成自己的家。

  工党移民发言人Kristina Keneally也发表了肯定意见,认为有机会重启澳大利亚的移民计划,但他表示,政府的回应不充分,应着眼于国内解决方案。

  我们的边界关闭一年后,自由党没有试图解决澳大利亚的技能危机,他们只是宣布了另一次审查。

  技术移民或将迎来春天,不仅有望返澳,而且配额还可能上涨,而对部分留学生来说,能带他们返澳的那架飞机,可能就在眼前了!

  要说澳洲的留学生返澳隔离试点计划,各州的提案倒是没少交,但是最靠谱的还是北领地。

  由于疫情爆发,全球各国都关闭了边境,澳洲甚至还对入境人数设置了上限。大批海外澳人都还没回家,这也让留学生的返澳之路难上加难。

  根据媒体报道,查尔斯·达尔文大学正在协商从不同的国家再带回700名留学生!

  来自查尔斯·达尔文大学全球团队的Joanne Chrystal计划并完成了全澳首次带回留学生的飞行任务,并对2021年还会有更多的国际航班充满信心。

  目前,我们正在与北领地政府合作。我们已经向他们提交了一份提案,其中包括未来几个月内的多次航班。

  如果获得批准,这批搭载着留学生们的航班将从4月开始,从新加坡,印度,尼泊尔和孟加拉国多个国家起飞。

  就在前不久,查尔斯达尔文大学刚刚在官网上官宣了:第二架包机正在安排中,预计就在四月初出发。

  北领地为什么这么自信呢?就是因为人家已经成功地成为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就在去年年底,经过数月的谈判,查尔斯达尔文大学在2020年11月达成了一项协议,从新加坡包机至达尔文。

  这些学生先从中国大陆,中国香港地区,日本,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等地飞往新加坡的,再从新加坡转机回到澳洲。

  为了确保澳洲本土民众的安全,在登机之前所有学生必须接受新冠测试,并在抵达达尔文之后,于Howard Springs隔离点完成两周的隔离。

  在整个行程中学生和学校分别支付了机票和检疫隔离的费用,隔离地点设施、服务齐全也受到了学生们的一致好评。

  而且重点是,这些参与试点计划学生没有计入国际入境人数的每周上限,也就是说不影响海外澳人返澳的名额。

  此前,不少海外澳人,甚至包括总理莫里森都因为海外澳人回国名额的问题,表示不得不推迟留学生返澳事宜。

  联邦教育部长Alan Tudge最近表示,大多数州和领地的大学都在制定计划,以吸引一些学生回国,但尚未最终确定。

  Chrystal女士则表示,查尔斯·达尔文大学计划的成功应为其他政府提供一个明确的例子,说明这样的试点计划确实可以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做到。

  我相信我们的计划确实为该部门的其他部门带来了希望以这种方式进行的试验是成功的并且是可以实现的。

  另外,澳洲联邦教育部长Alan Tudge在2月2日接受澳媒采访时再次表示,

  在采访过程中,Tudge被问到了联邦政府是否愿意让中国留学生入境的问题。

  Tudge说:“我们遵从首席医疗官的卫生建议。但是,隔离问题是各个州及领地政府安排的,而不是联邦政府。”

  如果州政府提高了现有的隔离检疫能力,确保不会影响澳人归国,并且获得了首席医疗官的许可,那我们自然愿意研究这个问题。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很多留学生都已经不在乎能不能返澳了,反而是澳洲的学校比较着急。

  虽然澳大利亚的经济正开始从新冠疫情中复苏,但是再这么下去,高等教育产业在2021年的情况会依旧艰难。

  多年来,澳洲的教育产业严重依赖利润丰厚的国际学生,但这些学生现在基本上无法入境澳大利亚进行学习。

  澳大利亚大学组织的数据显示,2019年疫情爆发之前,澳洲大学相关产业的收入约为370亿澳元。

  相较之下,2020年,这一数字下降了18亿澳元。临时工、兼职工和永久职位加起来一共至少丧失了1.73万个工作岗位。

  据统计,自2020年3月澳大利亚关闭国境以来,全年只有63名海外学生返回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大学联合会首席执行官Catriona Jackson表示,对大学教育领域的财务冲击还将持续多年。

  话说,如何在不影响澳人返澳的情况下接回留学生,方法其实已经就在眼前了

  此前,有留学生公寓表示愿意为学生设立单独的隔离点,而北领地也指出学生人数可以不占用入境上限名额,这些方法澳洲政府真的不参考一下吗?相信澳洲各大高校是很乐意的。


365竞猜

©365竞猜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