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教育部提醒谨慎选择赴澳学习的背后出国留学已

作者:365竞猜 发布时间:2021-02-08 19:19 浏览次数:

  在留学预警中,教育部提到:近期,澳大利亚多地连续发生我留学人员遭遇袭击的恶性事件,对我在澳留学人员的人身安全造成严重威胁。当前,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依然十分严峻,国际旅行仍存在较大风险。

  中国留学生人数众多的澳大利亚,其作为留学目的国的优势与短板在哪儿?当前大环境下,如何看待赴澳或前往其他国家留学的形势?出国留学领域将有哪些新变化、新趋势?

  近日,澎湃新闻()采访多名从事出国留学管理服务与研究的专家学者,就这些问题进行了一一分析。

  澳大利亚移民与边境保护局数据显示,2012-2017年,中国赴澳留学生批签数持续6年高速增长,增长率高达128%。2019年,赴澳大利亚留学的中国学生批签数为51896。

  另外,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常务理事陈志文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中国是澳大利亚的第一大留学生生源国。仅2020年,中国内地留学生在澳大利亚注册人数就超22万。

  为何这么多学生赴澳留学?陈志文分析指出,澳洲留学呈现出的一个突出特点即移民留学,有很多专业跟移民相关联,通过留学可获得移民优先权;孩子去澳大利亚留学,父母可获得陪读签证。

  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出国留学服务分会秘书长印凯也提到,近些年,一些有移民意向的家长会考虑送孩子去澳大利亚或加拿大留学,而在加拿大相关政策收紧的情况下,澳大利亚仍有政策优势。

  但另一方面,印凯指出,赴澳留学也有其短板——澳洲硕士研究生学制一般为1.5-2年,近几年还有学制为1年的硕士专业,若留学生所选专业学制短,留学期间能学到的东西会很有限,且难有足够的时间去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这不太适合于培养有国际化视野的高层次人才。

  陈志文则谈到,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英联邦国家一直将教育当成一项重要服务贸易或者说一个产品,留学属于澳大利亚的一项重要支柱产业。

  “从这个角度来说,澳大利亚实际是将留学当成一种赚钱的方式,入学门槛不高。”陈志文说,事实上澳大利亚留学处于留学价值链的末端。

  陈志文还指出,当前,赴澳留学最大的问题在于,受澳大利亚政治人物态度影响,澳大利亚政治社会领域近两年掀起狂热的浪潮。这也是导致近期澳大利亚连续出现多起针对中国留学生的极端恶性事件的一个重要原因。

  对此,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国际与比较研究所副研究员秦琳认为,疫情大背景下,一方面当前包括美国、英国及一些欧洲国家在内的主要留学目的国疫情应对不力,情况还在恶化。这种情况下,跨境旅行和学习居住都面临着一定的风险。

  另一方面,主要留学目的国受疫情影响,高校以在线教学为主,线下授课何时能恢复尚不得而知。而不同院校、不同课程以及不同老师的线上教学水平参差不齐,教学质量很难得到保障。这些情况对留学生在海外的学习生活,以及留学体验、毕业求职等,都可能会带来一些不利影响。

  赴澳留学的形势则更为复杂。秦琳指出,一方面,澳大利亚从2020年春起,先后针对中国及其他国家启动了边境禁令,直到现在仍有大量留学生无法返回澳大利亚学习。其中,仅中国留学生就有约6.2万人。且一直以来,澳大利亚官方没有明确何时解除禁令,允许留学生及其他外籍人员入境。远程在线学习本来体验和学习效果就不佳,再加上政策形势不明朗,这会对在读留学生,以及有留学意愿的学生赴澳留学信心产生很大打击。

  不仅如此,疫情背景下,澳大利亚政府出台的很多纾困措施体现出以本国国民优先的特点,并没有把留学生和其他外籍人员囊括在内。这也将影响过去澳大利亚作为一个较受欢迎的留学与移民目的国的形象。

  秦琳还指出,另一方面,澳大利亚的政客、媒体不时出现言论,煽动了社会情绪;再加上疫情对其经济冲击很大,澳大利亚国内的种族歧视现象抬头,特别是针对亚裔和华人的歧视言行时有发生,这对留学生的安全构成了一个挑战。

  “所以,我预计2021年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的学生可能会改变赴澳留学的计划安排。”秦琳说。

  印凯指出,疫情下,中国学生进行留学申请时,留学国别不再集中在某一个国家,很多人会同时申请多个国家,即中国学生留学目的国比以往更为分散。

  陈志文在提出类似观点的同时还指出,在疫情爆发之前,出国留学已经出现颓势,展现出后继乏力的现象;疫情的出现则让出国留学的拐点提前到来,平台期改变,出国留学人数出现快速下降。

  “2019年我国出国留学人数超过了70万,创下历史最高纪录,继续保持增长;但持续增长背后,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疲态。根据美国门户开放报告,2018-2019学年,中国仍是美国第一大留学生源国,留学人数超过37万。但这实则仅比上年增长了6000人,是近10年最少的一年,仅为最高峰时的1/7,且赴美人数已连续6年下降——这也显然不仅仅是受特朗普这届政府的影响。”陈志文说,“北美另外一个重要留学目的国加拿大也出现了类似现象。虽然中国赴加留学人数也在持续增长,但近年来无论是增长比例还是绝对人数都出现了下滑,进入到了近10年最低点。”

  陈志文进一步指出,如果没有此次疫情,中国出国留学的发展趋势可能会像日本一样,经过20年的快速增长,伴随发展差距的缩小、留学意愿的下降以及少子化,出国留学将出现一个平台期,然后缓慢下降,即呈现一个梯形发展轨迹。但突如其来的疫情正在改变这一发展轨迹,将让梯形的发展轨迹在短期变为三角形,即加速出国留学山顶的到来,导致出现短期的出境留学人数快速下降,平台期将不会出现。“当然,从长远看,一个阶段的隐性平台期还将出现,出国人数还会保持在一个量级上,但快速增长时期彻底过去了。”陈志文补充道。

  陈志文认为,在留学目的国进一步多元化的同时,日本或将成为中国学生留学的一个热点国家。

  “一是日本发达程度较高;二是日本高等教育水平较高;三是日本少子化带来的潜在就业机会增多、对留学生的需要增大;四是日本高校较多,有足够的容纳能力;五是日本留学费用相对较低,这也是一个突出的优势。”陈志文分析指出。

  陈志文还指出,出国留学虽然总体上将出现增长停滞甚至下降的趋势,但在硕士研究生阶段反而可能出现比较明显增长的态势。这主要因为疫情等多重因素叠加导致就业困难,进而导致大量学生选择延迟就业,继续求学。在国内研究生招生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情况下,部分人会将目光转向出国,这会直接推进出国读研(主要是硕士研究生)人数的增长。

  陈志文分析,当出国充满了未知与变量后,在国内享受国际化教育会成为一个理想的替代品。因此,无论是中小学的国际学校还是大学的中外合作办学项目,都会迎来一次短暂的发展机会。


365竞猜

©365竞猜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